楼下朱老师很好看

学习肥田
安安静静做一只
下蛋的母鸡
蛋好吃不用喜欢母鸡
蛋不好吃也不要骂母鸡哟

【林风X章远】你在终点等我(上)

梗来自于ri-ou-肉太太的《你在终点等我》

青春校园狗血文

破镜重圆

没有什么预警

放心入,不坑

  “章总,下午两点和古越娱乐有约,我帮您订了常去的那家咖啡厅。”小助理跟在后面,手里拿着记事本,念着上面的注意事项。

  

  章远戴上墨镜打开车门坐进去,“我知道了。”然后又想起了什么,问了一句,“是何总?”

  

  “哦,不是,据说是上个月刚从美国回来的,叫……林……对,林风!”

  

  “……林风?”章远关门的手动作停了下来。

  

  ***

  

  时间再往前流转十年,同样是这样一个秋后的早上。

  

  章远在班级门口站得笔直,身上是龙城二中崭新的校服,他听着教室内老师洪亮的声音,宛如打了鸡血。

  

  “……让我们欢迎转校生,章远同学!”

  

  章远听到老师念了他的名字,嘴角不由得上扬,迈进了教室。

  

  “大家好,我叫章远。”他对大家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。

  

  虽然很少有人在高三的节骨眼上转校,但是同学们还是在好奇之余对他表示了欢迎,除了后排一个塞着耳机睡得天昏地暗的男生。

  

  章远的眼神在他身上扫了一下。

  

  “章远,你现在林风后边的位子上坐着吧。”

  

  章远点点头,原来那个睡死的男生叫林风。

  

  他经过林风时,林风突然醒了,迷迷糊糊地抬头看了他一眼,章远礼貌地冲他笑了笑,林风莫名其妙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。

  

  章远本来觉得坐在后排会很不方便,结果前面的林风除了下课上厕所,愣是没从桌上起来过,像是一整晚都没有睡觉一样。

  

  章远看着黑板的眼睛,慢慢把视线移到了林风的后背上,白色的校服下,隐隐透出少年肌肉的轮廓。章远的手指不自觉地在桌面上敲打着,他很好奇这个同学究竟能睡多久。

  

  “林风!”数学老师不满的声音吓得他一哆嗦,连忙看向黑板。林风终于醒了,他腾地一下站起来。

  

  “既然困,就站着听吧。”数学老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,继续讲题。

  

  林风像一堵山一样,把章远挡了个结实,他只能探出身子去看黑板。

  

  突然,林风的身体晃了一下,接着又自己站好。章远无语了,这人怎么站着也能睡着。他揉揉自己的脖子,举起手来喊了一声,“老师。”

  

  数学老师停下讲课,她看过章远的成绩单,面对优秀的学生,她总是格外温柔,“章远同学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

  章远笑笑,“老师,不然让林风同学坐下吧,看黑板不太方便。”

  

  数学老师看了眼一脸睡意的林风,无情地驳回了他的请求,“我看林风同学还不够清醒,走廊上比较凉快,不如你去那站着吧。”

  

  这走向完全超出了章远的预料,他张了张嘴,还没等说什么,就看林风干净利落地从后门出去了,临走前还面无表情地看了自己一眼。

  

  得,刚来第一天就没搞好同学关系,章远暗中叹了口气。

  

  等到熬到下课,章远连忙去走廊,结果发现走廊上早就没了林风的身影。他有些郁闷地回来坐好,然而一直等到下一节课,林风都没回来上课。章远有些急了,不会被他气到不想来上课了吧。

  

  “同学,我问你个事。”他戳戳自己同桌,“林风怎么不来上课啊?”

  

  “鼓乐队排练去了。”他同学只是微微动了动嘴,要不是离得近,别人还以为他在认真听课。

  

  “谢了啊。”

  

  “不谢。”同桌趁着老师回头板书的时候迅速往嘴里扔了颗糖。

  

  第二天一早,章远从自己的出租屋出门,刚要上公交车,突然发现林风在他小区门口不远处买早点。他站在公交车门前,犹豫地往回看了两眼。

  

  司机冲他大喊:“上不上啊!”

  

  “不好意思啊师傅!不上了!”公交车马上开走,甩了他一脸的尾气。章远往回撤了两步,正巧林风骑着车往他这边来。章远料到林风不会和他打招呼,果然林风目不斜视从他身边骑过。

  

  章远快跑了两步,一下抓住车后座坐了上去。林风被他吓了一跳,车子歪歪扭扭地拐了两个弯。

  

  “你干什么!”

  

  章远笑弯了眼,无辜地看他,“我没赶上公交车,载我一程呗。”

  

  林风被他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但他又不能说自己看见他故意不上公交车的。

  

  “你谁啊?”

  

  “我是你后桌啊。”

  

  林风皱起眉头,像看傻子一样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我知道你是我后桌,我说你谁啊我凭什么带你?”

  

  章远拍拍他的背,“好好看路。”

  

  “其实昨天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让你坐下的。”

  

  他不说不要紧,一说林风就来气,他故意从一个坑上骑了过去,章远毫无防备地被颠了一下,感觉自己蛋要碎了。

  

  “你怎么这么小气啊?”

  

  “嫌我小气从我车上下去啊!”

  

  “诶,我不!”林风把自行车踩得飞快,晨起的风扬起了校服的衣角。

  

  少年人的恩怨来得快,散得也快。林风也知道昨天的事与章远关系不大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

  但章远在他心里的形象却没好起来。

  

  神经病。林风在心里想。

  

  小气鬼。章远坐在他后面翻了个白眼。

  

  两个人谁都没再说话,一时间只有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。

  

  校园生活就像按了复读键,一遍遍重复着昨日的事。

  

  没错,林风又在数学课上睡觉了,睡得昏天黑地犹如死猪。数学老师这次十分仁慈地让他下课之后去办公室一趟。林风在同学们的笑声中答应了,顺便憋回了一个哈欠。

  

  “林风,你看看自己的试卷,你的成绩都下滑到多少了。”数学老师恨铁不成钢,气得一口喝光了大半杯水。

  

  林风十分老实地不说话。

  

  “这样,鼓乐队的排练,你不用去了,什么时候学习搞上去再说。”

  

  林风一听急了,“老师,我是主鼓,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呢?”

  

  数学老师刚要去上课,听他这么一说,停下来认真的对他说道:“林风,学生在学校首先要搞好的是学习,你千万不要本末倒置。”

  

  林风看着手里试卷上刺目的78分,恨不得把试卷撕了。

  

  从办公室出来,林风一头撞上靠在门边的章远。

  

  他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干什么?”

  

  章远抬抬下巴,示意他手里的试卷,“要我帮你补习吗?就当……赔罪?”

  

  林风翻了个白眼,从他旁边挤了过去。

  

  “用不用啊!我数到三……”

  

  “三!”林风背对他竖起了三根手指,脚下不停。

  

  章远看了林风的背影半天,嗤笑了一声。

  

  林风的排练被停了,下午的自习课他对着数学试卷大眼瞪小眼。

  

  章远本来和几个男生约好去打篮球,结果看他难得没有睡觉,而是奋笔疾书,便好奇地站起来探过头看了一眼。

  

  他看清了林风正在纠结的题,暗笑一声坐回座位上,摊开试卷来,大声地说:“哎呀,这个第14题怎么做呢?”

  

  林风回头看了他一眼,章远故意不理他,“我从C点过AB加一条辅助线行不行啊?”

  

  林风眼睛转了转,他转回去看着试卷。

  

  “章远,打球啊!”后门一个男生叫了章远一声。

  

  “来了!”

  

  章远直接背上书包走了。

  

  林风犹豫了会,拿起铅笔,按照章远说的加了一条辅助线。果然这道题瞬间有了眉目,但是林风脸上的表情越发得尴尬了。

  

  他往窗外看了看,恰好看见章远和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地往操场去了。

  

  林风摸了下口袋,掏出来五块钱。他看看窗外,再看看试卷,像是做了个十分痛苦的决定,咬咬牙背上书包出了教室。

  

  章远和他们做了会热身,球还没上手,匆忙回头间居然看到了拿着一瓶水,站在球场旁有些手足无措的林风。

  

  他和男生们打了声招呼,一边朝林风走过去,一边撩起衣服下摆擦汗。他看了看林风手里的水,笑了:“干嘛呀,追我啊。”他意有所指地看向球场边那些拿着水瓶的小女生们。

  

  林风抿抿嘴,抬起眼来,十分认真地说道:“我想回鼓乐队。”

  

  章远双手插兜,嘴角上扬,抬头看着天边橘红的晚霞,故意吊了他一会,才慢悠悠地答道:“好啊。”

  

  林风眼里的紧张终于被打散,眼里露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  

  “章远,还打吗?”

  

  “来了!”章远朝男生们喊了一句,然后拍拍林风的肩膀,“明天开始,地方你定!”他刚跑开两步,突然又掉头回来,拿走了林风手里的水,“谢了。”

  

  林风心里一直敲着的鼓点终于停下来。

  

  “谢了。”

  

  林风找的地方,是一个天台,上面放着三面大鼓,还站着两个不怎么熟悉的男生,章远倒是认出了其中一个,赵国庆,和他们一个班的。

  

  “他们练他们的,我们讲题。”林风从书包里掏出皱皱巴巴的试卷铺在鼓面上。

  

  金明和赵国庆打了声招呼,便在一旁打起鼓来。

  

  章远看着林风一片片的错题,内心叹息一声,但明面上他只是抿了抿嘴,“我们先看错题吧,让我了解下你做题时什么思路……”

  

  章远仔细听着林风的思路,他发现林风的问题还是在于基础不牢,“你上课都不听吗?”

  

  林风对他这个结论非常不服气,但他又没法反驳,“你不都看到了我上课在睡觉。”

  

  章远笑出了声,“你怎么那么老实呢。”

  

  笑归笑,章远觉得更好的还是先看课本,幸好他也带了,于是两个人翻开了课本,从每一个基础的理论和公式看起。

  

  章远的声音很好听,讲解的速度也正好。但林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听过课了,他有些累,干脆走起神来。他的眼神从书本上慢慢移到章远的脸上,他一直以为章远没有睫毛,但这么一仔细看他的睫毛还是很长很翘的,只是被单眼皮给压住了而已。林风不由得屏住了呼吸。突然,他耳朵一动,抬起头来就朝着另外两人喊,“你们刚刚那个节奏不行!”

  

  其他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。

  

  金明捂着胸口,“林风你有毛病呢吧,看书都堵不上你的嘴。”

  

  赵国庆被吓了一跳反而笑了起来,嘴朝着章远努努。

  

  林风后知后觉地看向章远,章远一脸似笑非笑,“林风,你是听课还是听鼓啊。”

  

  他只是条件反射而已。

  

  “我觉得这里也不适合复习,不然我家或者你家,你挑一个地方吧。我那边安静点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  

  林风想想那个自己都不愿意回去的地方,摇摇头,“我家就算了吧。”

  

  突然,他的裤兜里传来震动,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的名字,手指在挂断键上犹豫了好久,犹豫到章远都好奇了,“怎么不接啊?”

  

  林风没说话,站起来去了角落里,接通了电话。但是没说两句就挂了,回来时脸还是臭的。

  

  他把手机翻过来覆过去地摆弄,章远就耐心地看着他走神。

  

  “章远,你家……还有地方住吗?”

  

  “昂?”章远一时跟不上他的思路。

  

  “坐吧。”

  

  章远给林风倒了一杯水,然后自己也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

  林风双手捧着杯子,两眼发直,“我真的可以住在这吗?”

  

  章远想了想,“只要你家长同意就没问题呗。”

  

  “不过我觉得你和你妈妈还是……”

  

  “她不是我妈。”林风打断他,“我妈死了。”

  

  “……抱歉。”

  

  林风摇摇头,别人有什么好抱歉的呢。

  

  章远这里是个两居室,正好他们一人一间,章远简单把自己的杂物收拾了一下,林风就可以入住了。

  

  学习互助的理由很好用,林风继母听了也没多说什么,直接给他转了房租过去。

  

  林风便是彻底在这里住下了。

  

  “从今天起,我就帮你把搞不定的科目都搞定!”

  

  林风洗了个澡出来,发现章远站在自己床上,一脚踩在窗台上,一副我是辛巴的样子。林风干巴巴地回了他一个“哦”,便要往床上躺。

  

  “唉你躺什么啊,作业写了吗?”

  

  林风:“……”

  

  习惯了,一时给忘了。

  

  于是林风背还没沾着床,就被章远拉起来奋笔疾书。

  

  被摧残了一晚的林风,早上还要被章远拉起来背英语单词,林风看章远的眼神无异于看一个死人。

  

  章远和林风在小区外的早点摊解决了早饭,然后一起搭着林风的自行车,摇摇摆摆地往学校骑去。不时后座上还会传来章远的提问声。

  

  “abandon后面是什么你知道吗?”

  

  “……忘了。”

  

  “呀我也忘了,我看看啊。”

  

  连着观察了林风很久,除了学习自觉性,林风总是犯困这个问题,也是章远的心头大患。

  

  章远看着前面的人头一点一点的,随时都要睡过去,于是趁着老师不注意,轻轻踢了林风板凳一脚。

  

  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
  

  林风顶着一脸“你干什么”的表情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

  “快点!”章远又催促了一下,林风才把手向后伸过去。

  

  他本来以为章远要牵他的手,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这么想了。然而章远却把一个小小的东西塞进了他的手心,他冰凉的指尖只是稍微碰触到了他的掌心。

  

  林风把手缩回来,摊开手心,里面是块绿色的薄荷糖。

  

  他抬眼看了下老师,迅速地剥开糖纸把糖塞进了嘴里,嘴角还带着一丝偷笑。

  

  然而这块糖的威力很快就消失了,林风的脑袋又开始撑不住得想往桌上靠。章远递了几次糖之后,再往桌洞里摸,突然发现糖已经没了,而课才上了一半。

  

  章远想了想,慢慢俯下身趴在桌子上,右手从桌边伸过去拉住了林风的手。

  

  林风习惯性地抠了抠他的掌心,结果没发现糖,反而被章远一下把手包住了。

  

  章远有些凉的手让他昏沉的大脑迅速清醒过来,然而他俩现在的姿势又让他的耳尖像是快熟的浆果。

  

  林风半是煎熬半是兴奋地度过了这堂课,如同鼓点般密集的心跳根本不容他打瞌睡。直到下课铃响,他才像触电一样把手挣脱了开。

  

  “唉,我发现这个办法不错啊。”章远趴在桌子上,嘴巴离得他的脖子很近。

  

  “……”林风看了他一眼,脸红到了脖子。

  

  再多的准备,也是需要实战来检验的。复习了一个月后,月考成绩下来了。

  

  章远从办公室拿试卷的时候,办公室的老师正在讨论林风。数学老师对林风这次的进步感到欣慰,还谢了章远。但一边的物理老师则对林风这点进步嗤之以鼻。

  

  “恢复什么训练,就他这种学生,信不信一恢复接着成绩就下来?”

  

  “说不定还是作弊了呢,他们那个考场,作弊又不是什么新鲜事。”

  

  章远整理试卷的手停了下来,“老师,您空口无凭,不能随便诬陷别人。”

  

  他突然出声,办公室的老师都愣了。

  

  章远低着头继续数着试卷,“是我陪着他复习的,他所有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。分数是他应得的,恢复训练也是他应得的。”

  

  物理老师被他一顿抢白,脸上难看得很,“我也是为了他好!鼓乐队要的是品学兼优的学生,他是吗?”

  

  “他没有作弊。而从这次的进步来看,林风符合,品学兼优四个字。”章远一字一句地认认真真地说道。

  

  办公室里一片静谧。

  

  数学老师咳了一声,率先打破尴尬,“章远,快去发试卷,要上课了。林风的事还是按照原来的办,这件事也不只学校说了算。”

  

  章远这才放心下来。他抱着一摞试卷,刚进教室,同学们就一窝蜂地把试卷分了分,希望找到自己的。

  

  章远拿着手上唯二的试卷,面无表情地走到后排。

  

  林风看他的表情不太好,越发得紧张起来。

  

  章远把试卷展开给他看,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恭喜你,106。”

  

  及格了?还破百了?

  

  “……真的?”林风有些不信地一把拿过试卷来。

  

  “老师说你可以回去排练了。”章远蹲下,把下巴搭在桌边邀功,“开心吗,林风同学?”

  

  林风咬咬嘴唇,迎上章远带笑的眼神,“开心!”

  

  林风看了会试卷,脸上的喜悦慢慢变成了些许紧张,他抬起眼来看了看章远,“你……你要来看我训练吗?”

  

  章远笑没了眼,“当然要看了!”

  

  于是在林风的嘱咐下,章远在他们开始训练前登上了正对着的教学楼天台。

  

  底下的同学还在聊天,他无聊就在天台上四处打量着。这天台大概是情侣们约会的好地方,斑驳的墙体上,用粉笔写着一句句装载少年心事的诗。

  

  突然,他蹲下身,正对着底下鼓乐队的墙体上,写着一句话,那字迹虽然是用粉笔书写,却让他再熟悉不过。

  

  【谢谢你,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】

  

  章远看着那行字,深呼吸了几口,脸上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傻笑,他在地上找了好久找到了一截粉笔头,在这行字底下回了一句。

  

  带着韵律的鼓声喧天,章远站起来趴在围墙上,看着站在最前列中央的林风。手中挥扬着鼓锤的他,在阳光下像是在发光。

  

  每一次敲击,都敲在章远的心上。

  

 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?章远不知道。他只是觉得今天天格外蓝,风格外柔,楼下的人格外的好看。

  

  一曲完毕,林风停下来喘着气。

  

  突然从天台上传来一声大喊。

  

  “林风,你好帅啊!”

  

  林风连忙抬头,却只瞥到一个匆匆跑开的背影。

  

  等到四个小时的排练结束,林风顾不得好友的呼唤,一路跑着上了天台,他跑的太急,一下跪倒在了围墙边。

  

  膝盖被磨得有些疼,但他却笑了。

  

  【不客气,我也觉得我喜欢你】

  

一点碎碎念

今天芒果的事情要被气死了,还好芒果认怂,不过数据很快又有问题了

好气鸭!

评论(12)
热度(265)